8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 国新出发〔2021〕14号,其核心内容是:

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网络游戏服务,其他时间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

这极大的限制了未成年人玩家的游戏时间,引发了各方面的担忧和讨论。

游戏行业的资本价值因此大幅减少了么?

首先,人们会认为此举极大的打击了游戏行业,引发了相关公司的股价下跌。不过,虽然游戏时间是游戏的重要指标之一,但是却也不全是,在当代的游戏设计中,游戏早已抛弃了过去无限肝式的游戏,游戏本身设计了许多日常、周常之类的内容,并且通过体力等元素限制了玩家的获取上限。游戏的资源是一套分层式的系统,玩家可以高效的每天花一点时间游玩,或者低效的每天花非常多时间的游玩,这与现代人们的生活方式有关,厂商希望玩家可以更加持久的游玩,这种设计确定了即使玩家的游玩时间有限也可以拥有很完整的体验,并且最大限度的降低了通知带来的冲击。然而这些游戏是大多为成人设计的,未成年人拥有大把的时间,他们的游戏并不是此类碎片式的游戏,就结论来讲,游戏的时间确实被减少了,那么厂家的收入会减少么?

其实不需要讨论未成年人的直接消费能力,我们都知道这很微不足道,而且相对于F2P的游戏,他们更愿意把钱花到其他地方,那些孩子冲了多少钱的新闻,都只是个例。

不过未成年人的减少会降低游戏人数,从而间接地影响其他人的消费,但是未成年人在玩家中的总数还是很少的,所以应该还是不足以引发这种事情。

另一个担忧是,游戏时间的减少会降低未来地玩家人数,从而影响到未来游戏的价值。不过国家并没有直接如同游戏机禁令一样禁止游戏,而是降低了游戏时间,这使得游戏变得更加珍贵了,未成年人可能会把握仅有地3小时来游戏,在这3个小时中不游戏会被认为是愚蠢的,使得本不会游戏的人而去玩游戏了,这反而可能提升了游戏粘度,培养了更多玩家。即使不是如此,玩家每周都能接触到,这也不会使玩家有多少减少。

即使通知真的影响了游戏行业,他的结果会是那些每天1小时也有很好游戏体验的游戏更有优势,而那些具备连续性的长期体验的游戏优劣势,比如我的世界。但是这确实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我们都知道,游戏在传统上分为网络游戏、单机游戏,大多网络游戏采用道具付费,游戏长期运营更新,玩家需要持续地花费不多的时间来玩,后者则采用买断制,游戏在发售后更新几个BUG或特殊节日内容,最多来几个DLC,厂家就进入下一个产品周期了,玩家需要一次性花费大量的时间才能有完好的游戏体验。而后者大多都是为成年人设计的,现在在未成年的人游戏中,都是没有连续体验的买断制游戏,他们的经济状况不允许,注意力不允许,还有游戏价值的认知能力不允许。而恰好,前者是中国游戏公司所擅长的领域。

孩子们能够绕过通知么?

这里有两类方式,硬绕过和软绕过。

硬绕过是指直接绕过通知,使得未成年人可以直接游戏。首先,购买身份,或者直接购买账号是非常可行的,玩家需要一定的金钱,渠道。金钱不是问题,困难的是渠道,这里不仅包括了购买,还包括了支付渠道。只要具有一定独立性的未成年人似乎都可以办到,玩家可以获得一个长期无限制游玩的账号,只需避开监护者的视线,但是账号毕竟是别人的,他人的实名认真随时可能被收回,孩子会永远的失去他的账号。这里一些能力更强的未成年人可能会寻求其他途径,比如外服,外服需要克服的东西更多,根据具体情况,可能需要最低程度的知道某类外语,通常是英语,使用代理,在一个与国内相隔离的环境中游戏(这点其实还是比较重要的,因为交流是许多游戏的重要部分)。这不禁让我会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没有监管,因为国内根本谈不上任何游戏环境,对游戏的定义也非常模糊,我就是希望玩游戏,学习了英语、日语,知道如何到外网寻找资源,攻略(需要代理是之后的事情了,因为那时候根本就没GFW)。

这样看来我们其实可以期望,玩家在绕过通知的过程中,学习了更多——只要没有出现专业的以此盈利的犯罪者。

其次是软绕过,未成年人虽然没有游戏,却获得了类似的体验。观看视频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玩家在游戏之后通过这种方式来"继续游戏",而看视频又没什么时间限制,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直播了,这是一个更加棘手,更加深入的问题,国家之所以没有直接介入解决这个问题,我下面会简单猜测。另外就是寻求一些法规之外的游戏,比如,一些比较古典的网页游戏,或者通过下载文件安装的单机游戏,其中许多玩家会因为和正常游戏的体验偏差而离开,不过对于一些公司而言这确实可以作为一个流量的方向。

原因?

一般而言,我们会认为是国家希望引导未成年人的娱乐,回应家长们的诉求。在社会变化的过程中,游戏被认为负面地影响了未成年人,而家长又没能有一个合适的方式来处理,家长们认为自己没有办法对抗游戏公司,将期望寄托在了国家上,国家的高层又认为自己可以且应该回应,于是就出手了。而国家又不是一个孩子可以报复的实体,消解了家庭矛盾。这其中的根本原因是,玩家群体,游戏环境的不成熟,教育和家长的不成熟。

但是奇怪的是,实际上国家在此之前还有一版更加宽松的通知: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工作的通知 (国新出发〔2019〕34号)。如果只是为了上述需求,那么这个通知已经足够,一个看似更加严格的通知没有任何进一步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那么我们可以有一些其他猜测。